狗官



在那一段看起有点奇怪的局情下
他误会了意思跑去
地看著我说:「因果报应是释迦牟尼佛亲口宣说的真理, 其实爱看霹雳除了精彩的武打跟据情
还有文泽大师的配音(除,四面环山,景色怡人,

五里之内不见人迹,运气好的话还可以看到台湾黑熊在操场上跑三千,

还有一些台湾濒临绝种的野生动物,在校园内姿意的嬉戏,

从学校大门走到公车站牌要半个小时,再从公车站牌坐到花莲市区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

我总觉得那应该是武侠小说裡,武林高手闭关修练绝世武功的地方,

不应该是间学校,不过我有个叫大牛的高中学长却说,

那是男人的天堂,他说那裡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走在校园裡看到一个男的就好像他乡遇故知般的令人开心,

所以长的再怎麽爱国再怎麽抱歉的男性,到了这,可是会变成抢手货,

就像他外号叫大牛,因为他人长的更像是周星驰西游记电影裡的牛魔王,

他在高中三年追了无数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但他到了他所谓的天堂之后,听说女朋友是一个换过一个,

而且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同校女生的爱幕简讯…天啊听到这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因为我嘴边不小心流下来的口水和而充满羡慕的眼神早已出卖了我,

而且大牛还说万一不小心有了,市区有间小医院,听说拿学生证还有折扣生意还好的不得了,

天啊,那是什麽样的医院,为什麽不乾脆举办集点换赠品,

或者是来店消费满三次,还可以参加摸奖之类的活动…

那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情,

不过大牛学长可是很享受这个属于这个他口中男人的天堂…

还一直要我到那去当他的学弟,听完了他那番天堂论,

我二话不说马上回家向我妈借了四万五到补习班报名准备明年四技二专的考试,

我还特地选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吉利一点的补习班,

叫做「成功」,而所有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成功补习班开始…

离联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在补习班算著我学了三年多还看不懂的统计,

小马则是在一旁吃著他的零食,看著他的八卦週刊,我问他为什麽都报了重考班还不用功一点,

难道不怕今年又考不好吗,他告诉我他家是开工厂的,

不论他是大学毕业还是国小毕业,他都要回去接管他爸的工厂,所以学历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小马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中一起被当,

一起暑修,毕业后一考上花莲那间男人的天堂,不过他说我不去唸,他讲义气,

所以他也不去,不过后来他听说了那是间号称男人天堂的学校之后,

一直为他一时衝动的义气懊悔不已,不过后来他还是很有义气的陪我报了重考班,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孩在,她叫做小婷,不过我和马脸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蕃茄」

这个外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她很喜欢穿一些跟蕃茄有关的衣服,

第二个,如果用一个贡丸插在筷子上来形容一个人的头很大的话,

那插在她筷子上的一定不是贡丸而是一颗蕃茄,因为蕃茄比贡丸大上好几倍,

而且她长的真的很像蕃茄。 原本家裡就有一台老吸尘器
虽然还能用,但就是很吵…而且很臭
加上我们家猫咪很害怕吸尘器的声音
每次打扫都会看到牠全身炸毛
不过猫毛什麽的没有吸尘器根本清不乾淨
所以想换新的了
不晓得有没有安静但吸力强的机种呢?
而且不会漏风臭臭的那种

因于2011/1/1所有出售商品于装柜卸货于云南.
故狗官会员于2010/12/31前至狗官市吉林路挑选商品羽戎外套.
不限款式皆为1800元整.

至于喜不喜欢,我想要看感觉吧,毕竟喜欢不喜欢是不能 “勉强”

她点头,表示认同…我想她听懂了,后来她又说:阿文你知道吗,我 喜 欢 你

们 两 个 其 中 一 个 人…我呆了足足有一分多钟,而且当她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的时候,

我已经做好了起跳的准备,不过又听到后来的—们 两 个其 中 一 个 人、

我才又回过头来对她笑了一下的说:那会是谁啊 ? 她说:你猜猜看,猜对有奖哦,

我毫不考虑的回答说,是小马对不对,她也呆了一下的说:为什麽你会猜小马而不猜你,

我只说:因为我觉得你和小马很速配啊,而且我觉得你们两个看起来就很合,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的小马好友,对不起,我上面还有爸爸妈妈,下面还有一隻狗,而且我还是家裡的独子,所以才不

得不出卖你的,请你原谅我,了不起你们到时候结婚,我一定会个大大的红包给你们的,

请你原让我这个卖友求荣的臭俗辣)她笑了一下,

但是她的这个笑容对我而言却是无比的沉重,因为她即将要宣佈答案了,

上帝啊给我一次活下去的机会吧,她说:没错,就是马脸,

而且我发觉我是真的很喜欢他,可是我不知道该怎麽跟他表白,你能帮我吗?

哦上帝啊原来你真的存在,而且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显霊、

我也笑著回答他,而且是笑的很开心很灿烂的说:当然可以啊,那有什麽问题,

马脸是我的好朋友,你也是我的好朋友啊,我一定帮你的啊,我也希望你们会是幸福的一对,

到时候你们结婚可别忘了我这个媒人哦…呵呵呵,回到了教室,

看著马脸依旧睡的香甜,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麽大事,上课铃声响起,

我叫醒了马脸,告诉他:马脸待会放学后我请你吃饭,顺便有事跟你谈谈,

马脸虽然一脸疑惑的表情,但还是欣然的答应了,毕竟有人请吃饭为什麽不答应呢。 这篇文章也有发表在"大熊旅游银盐週记”喔。吐出来,

儿子说:「 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 !」

「 那好!妈是你的,以后由你来煮 !」 媳妇怒气冲冲地回房。ng>伊比利半岛的长崎蛋糕


早期的5.60年代那种复古浓浓的味道非常吸引人,那个年代大概有公地放领农地重划,美国终止对台援助,高雄成立第一个出口加工区,退出联合国等等...
是一个整体好像RedBull催下去,非常生气蓬勃的一个大环境氛围,对比现在现实令人困顿而食慾不振的社会氛围,
在那个年代复古浓浓氛围下,我们好像还可以隐约的在剥皮寮找寻到一些那个曾经开过涡轮增压外挂的时代影子...以下是这次的小小剥皮寮的历史记实。r="#336699">



「如果」去年11月当选的是胡志强,   border="0" />


假若胡志强还是市长,亲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意思:

「 仔,

Comments are closed.